苟得寒食

渔歌唱晚,
声入耳时曲已至
这里隐潇 solo Morse
很高兴认识您

【男神x你】十二花时

我就不标上中下一二三_(•̀ω•́ 」∠)_

李白 清莲
你不好意思地戳戳他,“你知道‘低头望莲子,莲子清如水’吗?”
他半身浸在清池里,黑发散在水中半湿着,眼睛本是眯着,似在养神,听了你的话一下子睁开眼,笑了一下,“知道,”有微风拂过,池面微皱,“就像我们一样。”

诸葛亮  牡丹
你对着那花丛中拿着书卷的男子认认真真抑扬顿挫感情真挚念着,“牡丹,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国色天香的美称。”没办法,谁要你惹了他生气,虽然他不会和你大吵大闹,只是微挑眉唇角半勾,拿了书卷便不再理你,也够你受的了。
“过来。”他把书合上,又好气又好笑地对你招手,你走到他身边,一下子被他搂住,“世人都赞我国色天香,可在我眼里,纵是春风十里亦不如你。”
你正感动着,却听他接着说,“以后还和我吵架吗?”
啧,吵,气死你。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周瑜 玫瑰
“红玫瑰代表热情真爱,黄玫瑰代表珍重祝福和嫉妒失恋,紫玫瑰代表浪漫真情和珍贵独特,白玫瑰代表纯洁天真,黑玫瑰则代表温柔真心,橘红色玫瑰友情和青春美丽,那你呢你代表什么?”
他注视着你,浅浅地笑,“你如果答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代表珍重温柔真心,如果你拒绝我我代表嫉妒失恋。”
“想知道你在我心里代表什么吗?你是友情青春美丽,你是珍贵独特,是我余生的浪漫真情。”
【继续百度百科】

百里玄策 石榴
他入得你梦中来,明明是个明朗少年,红发明丽,笑的灿烂却总似眉角含愁,你看着心下难过,伸出手想抚平他微皱的眉。
他一把抓住你的手,紧紧握住,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只颤抖着问了一句话,“你……还好吗?”然后额角抵上你的额头,“我好想你。”似有万般委屈。
你心也揪起,疼得要命,“我很好。”他把你拥入怀里,“你只怕已不记得我了,没关系,你好就行了。”
你慢慢醒来,方知一切不过是梦,可却逼真的很,你现在想起那个少年,心下仍有些疼。
书桌上不知谁摊开了一本书,有一行字被画上了红线,“每年五月一日至五日,家家妍饰小闺女,簪以榴花,曰‘女儿节’。”下面有小字批注,“五月,见汝,一见倾心。”
光线一下子变得很刺眼,你眨眨眼,咦,书桌上干干净净,嗯?你为什么要到书桌前来?好像……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什么呢……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
(大致就是百里玄策作为花神花君花精与你的前世互相喜欢,可能后来相守终身可能天涯各一方,然后你投胎转世了,他一直坚持找你,找到了之后给你托了个梦。)
【参考资料四季花与节令物,很有意思的一本书,给你们推荐】

道个歉,之前说了打算日更的,可是高三我妈把我手机收了,今天生日才给我用一下,待会儿还得交回去,对不起。

【男神x你】风来时(一)

遇见张良,是在夏天快结束的时候。
那是一个掩在重山中的漂流地,露天,仰头看去会发现天很蓝很高,莫名有一种苍凉的感觉,我有些不敢久看,就把目光收回,在人群中转来转去。
许是快开学的缘故,人没有那么多,但也不算少,两个淋浴间加换洗衣物室都陆陆续续有人进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抱着小婴儿的母亲穿着漂亮的泳装,身材娇好的姑娘环着或高大英俊或平平凡凡的男朋友。我随意地看着,然后目光落在一个大男孩身上。
是的,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大男孩。
不知道是不是反光的原因,他的头发有点泛金,刚从男士换洗室里出来,赤裸着,只穿了条平角短泳裤,深蓝色。最吸引我的是他的神情,刚刚冲过澡,头发还有些湿,他垂着眸用提供的百白毛巾擦着,擦的动作很认真,意外的,这些东西结合起来,给我一种他很羞涩的感觉。
这很特别。
我喜欢特别的东西。
我近乎贪婪地注视着他,从上到下从头到脚,他长的很俊秀,但又不咄咄逼人是那种很淡雅的好看。皮肤很白,身材不错,个子高,好像有腹肌。
他擦完了头发,有人叫他,是一个烫了头发的女人,穿着斑斓的泳裙,我一瞬间有点隐秘的嫉妒,他的女朋友?
我绕到了他们附近,正好听见他管那个女人叫,“妈。”
松了口气,才发现那是位中年妇女。怕在他们旁边晃会引起注意我略略远离他们,但目光一直没离开过他。
要去漂流得先排队坐大巴车到漂流的起点,排队的地方是一个S型,我去排队前又朝他看了一眼,他和他妈妈安静地站在原地,并没有进去,似乎想等人少一点再进去。我勾勾唇,也退出来人群,站在他们旁边,不远不近。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了我一眼。
怎么形容那一眼呢,就很像学校里的戴着眼镜的清秀学神很浅地瞟了一眼你问他的题目,轻飘飘的。
我有点不甘心,冲他微笑了一下。
然后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他像受了惊一样很快错开目光,长睫毛上下翻着。
咦,不好意思吗?
想来也是,像他这样的大男孩暑假不陪女朋友来漂流而是陪母亲来,只怕是还没有女朋友吧。真可爱。我突然想到以前看过书上说处男的乳头是粉红色的,然后目光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他胸膛上滑,然后我就听到一声低咳,一抬头正对上他的目光,哎呦小哥哥脸怎么全红了呀。
我别过头去,抿嘴笑,又忍不住回头瞄他,他一脸正经目视前方,当然如果脸不红就更好了。终于在我第五次偷瞄他的时候,他有了反应。
“可以排队了。”真可爱,他继续目视前方地对我说。我干脆大大方方地对着他笑,“谢谢小哥哥。”
“小哥哥”三个字简直拿出了上台演讲的真情实感。
他抿起了嘴不说话。
很快车来了,我才发现他妈妈旁边也多了一个中年妇女也许是朋友姐妹之类的吧。她们俩很自然的坐在了一起,小哥哥一个人坐他们对面,我毫不犹豫走过去,冲他笑笑,在他疑惑的眼神中坦然地坐下。
他这次好像震惊到了,睁大眼睛盯着我,我笑眯眯地对着他一边暗数,一,二,三……嗯,小帅哥一共盯了我二十秒,才转过去,继续目视前方。
我发现他好像不好意思的时候就会假装正视前方,专注地不得了。真的超级可爱。
漂流起点在山的更里面,山路绕来绕去,大巴车司机大概是一颗草原的心,那车开的那叫一个豪放,车上又没有安全带,我好几次差点摔出去。终于在他一个大拐弯我从座位上颠出去了。
不过还好没有摔在地上或者撞到什么,因为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手的主人继续目不斜视,“小心点。”
然后他使劲一抿唇,把白白净净的小脸蛋转过来,“你抓着我。”
我从善如流一把抓着他的手臂。嗯,手感很好,很细腻。我赞叹道,“吴盐胜雪。”
他的睫毛又颤了颤,皱起了眉,然后又松开。
“怎么了?”
他摇摇头,又过了几秒钟才说,“周邦彦写的是李师师,我不是女子。”
所以,他那一副纠结的样子就是觉得我不应该用那句词来称赞他。我憋着笑,突然想调戏他,“既见君子,胡不喜。”一字一句,字字含情。
车在一段直路上,没有转弯,他的手却抖了一下,小哥哥把脸彻底别过去,望着窗外,“别乱说。”声音很清澈,而咬词却有些含糊。
我不放过他,勾起他的手,“你不相信?”

九月十九号过生日,我尽量日更在那一天把我的连载写完,啊……好多啊,十二花时没写完,something about you没写完,二哥没写完,变小观察报告没写完,这个刚开头然而我还想写个男你的周瑜。我的妈。
偷偷问一下生日可不可以要生贺,不要别的,能不能就写你们对我的印象,对我文的感觉,(好嘛好嘛)谢谢谢谢。

【男神x你】变小观察报告 二

八月三号
因为前一天的窘迫,我睡的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于是醒也早了接近一个小时,还不过刚过六点。我躺在床上,心理挣扎了许久,终于扭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床头柜,以及床头柜上的……师兄。
他还在睡,有一点不安稳的样子,眉头很皱,本来脸就小还皱的这么紧让还有点迷糊睡意的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去轻轻触碰他的小脸。很好,师兄睡的比较熟并没有被我弄醒,只是嘟了一下嘴,然后转了个身,背对着我。
好可爱!
我又躺下去,听着他细细的呼吸声泛起点点睡意。到七点左右我完全清醒了,蹑手蹑脚地下床去准备早餐于是我在倒牛奶的时候,又想到那个严肃的问题师兄怎么吃啊。
我试着把面包切成非常小的一点点,还好只是费点功夫,并不难。只是师兄难道喝牛奶也还是像昨天一样吗?
噫。
我在外面磨蹭了半天,眼看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才终于做好心理准备,进了房间。本来还以为要叫师兄起床,没想到他自己已经坐起来了,只是眼间还有朦胧的睡意他向我的方向唔仰视来,然后许是刚睡醒视线有些模糊的原因,他突然抬起小胳膊揉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又专注地看着我。就好像那种幼儿园里的听着老师话坐端正的乖宝宝。
真的可爱到不行。
我用手把他托起来,他乖乖地坐在我手心,继续持久地凝视我,我被看得有点毛骨悚然,急忙把他带到了厨房。“师兄,这是你的。”把那盘小面包划给了他。没想到一向乖宝宝的他却突然坚决地摇摇头,声音很小地说,“还没刷牙。”然后又抬头用他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久地凝视我,眼睫毛都不颤一下。
我被他看得没办法只能哄他,“师兄乖,用净化术好不好?”他垂眸片刻,很认真地思考,然后自己使用起了净化术。
然后再乖乖巧巧地开始吃面包。
然后最后再秀秀气气地说,“干,想喝牛奶。”又是专注地凝视。
我没有想到刚睡醒的师兄这么可爱,心里都快炸掉了,立马用净化术把手指弄干净,弄了小滴的牛奶在手指上喂给他喝。
其实一回生二回熟,我已经没有第一次反应那么强烈了,只是师兄啊,就算你没睡醒,也不要喝完牛奶舔两口之后再抬起头看着我安安静静清清秀秀的笑吧,真的很撩欸。
我禁不住放柔了声音,“师兄还饿吗?”
他摇了摇头。
“有什么想做的吗?”
他一把倒在我手心,声音极软好像受了委屈,“还想睡觉。”他有接近二十厘米长,比我的手长一些,于是多出来的尾巴就缠绕在我的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碰着。

【人设】赵云

赵云的两种形象写的特别趁手。
第一种是很温柔很温柔地待人接物,不太容易发脾气,喜欢笑,但又没有到腹黑的程度,很会照顾人,听不清别人说话会弯下身来听,穿私服很好看,声音很好听。被人为难会用实力说话,然后再一笑泯恩仇。如果一群小丫头起哄捉弄他,会很幽怨,但是还是耐性很好的微笑满足她们不太过分的要求。在战场上会给法师打蓝然后让法师来接,在法师会中路之前会关注怕会有刺客冒出来。对喜欢的人会喜欢用一点点摸摸头,揉头发的动作会故意说很暧昧很撩的话,然后半倚着墙笑吟吟地等对方回复
如果是学院paro就大概是那种比较好亲近的学长,喜欢照顾学弟学妹。并不是天资最高的,会和正常人一样上上补习班,熬夜写作业,会闹小脾气不想写然后去玩一小会儿又乖乖地坐回来写,考好了会高兴考不好会沮丧,但从不放弃。
还有一种是我的迷之感觉会觉得他带一点点小严肃的清俊少年,特别容易害羞,独来独往战斗力也很强,但一旦有责任也会毫不推辞,在战场上用长枪习惯性一挑的时候下巴也会略略一撩,眼睛直视你,帅到想跪下叫大佬。
如果是古风paro就是那种很重情义的师兄,对师傅很尊重,很护着师弟师妹,反应很快,虽然不怎么会用言语表达,但是行动很有说服力。

【人设】李白

李白在我眼里有两种形象,一种是很阳光很阳光,有一点点不要脸,喜欢穿了白衬衫去撩小姑娘,领带不好好打,有时说话说着就把领带解下,随意一挂,然后再扯扯衣领露出大半个胸膛。虽然很喜欢撩别人看上去风流地要死,但其实一被别人反撩就害羞。【例子:这是一个欢快(beishang)地关于捏脸的故事】
看见不喜欢的东西就懒得相处,耍个剑花,饮一口酒就浪迹天涯。如果是学院paro就是那种有一点点骚气的阳光少年,在什么地方都熠熠生辉,人缘很好,做事很大方,要抄他作业总是随手一扔。成绩很好,虽然看上去学的不怎么认真,对喜欢的人很直接,生怕对方误会。【例子:如何证明你不是gay】
还有一种是古风paro我觉得他的样子,会有一点点正经,做事很执着,不喜欢与世俗同流合污,哪怕这条路只有我一个人走,也会挺直胸膛大步走下去。【例子:知其不可而为之】

【人设】铠


头发是带一点儿蓝的银色,有两套正装,穿黑色那一套会显得很咄咄逼人,蓝色的那套比较有禁欲的帅气。
身材很好,不是那在健身房锻炼出来用来秀的,而是经历过生死考验后的凭证。
相处起来会很舒服,因为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炫肌肉的男孩子,看过很多书,去过很多地方,对一些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很低调,一般不怎么说出来。
如果是在团队中比较容易充当照顾人的角色,做事很细致,容易考虑多种情况。
和女孩子相处很注意分寸,不会太冒犯对方,虽然一点点大男子主意,还是会认为有些事情女孩子不应该做,男孩子应该保护女孩子。
对喜欢的人起初会有一点点傲娇,在暧昧期会不自觉地去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如果心意确定会去表白,不太喜欢长期暗恋,还是要说出来哪怕没有结果。在一起之后有时候会故意怼喜欢的人,比较喜欢看对方炸毛,然后去顺。家务大多数会承包,但做完之后会要表扬。
会投其所好,如果对方喜欢和自己说话,就能说很多有趣的东西,如果对方喜欢自己身材,会故意穿紧身衣在对方面前晃。
床上喜欢掌控一切,这个时候会故意一本正经地说话。

【人设】放学路上的

庄周
庄周总是抱着自家的鲲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回家,人在鱼身上一抖一抖,碧色而柔软的头发也被抖得不成形,他却安之若素,拐弯的地方鲲一下子急转他整个人就前倾趴在了鲲身上,许是觉得舒服,便不在直起身来,任鲲怎么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转,他自是岿然不动。
啊,你说书包,这种东西怎么存在呢,我们小庄周这么可爱聪明机智需要这种东西吗?你说有什么是梦里没见过的_(•̀ω•́ 」∠)_严肃脸
百里守约
当然是牵着弟弟一起走啦,为了照顾弟弟步速也不快,一边还细细地回答玄策的问题或者给弟弟讲着故事。书包为了和弟弟匹配都是西瓜红的,不过虽然很宠弟弟但从不帮他背书包,有些事男孩子还是要学着自己做啊。
如果和别人一起走的话唠,分手的时候会抱起弟弟,让弟弟和对方说再见。

校服袖子喜欢撸的很高露出精壮的胳膊,一手提着深蓝色的书包一手转着篮球,步子很大,但不是很快的那种,是很稳的频率,很少会撞到人,遇到认识的老师同学会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如果和同学一起回家会虽然不会当话题的主导者,但会很及时地接话,不会冷场,和他在一起会很舒服。过马路的时候会习惯性地走在车子一侧。
花木兰
骑电动车回家,戴着很帅气的帽子,遇到认识的人,仰起头一点,下巴的弧线很好看。有时候会耍帅单手骑车,但车技很好,从来不会撞到人,而且从来都不会校内骑车。车上总是很多妹子,她也很乐于助人,有时候同学有事要去哪里想要搭车,只要不是太远都会同意。从来不刹车都是用大长腿在地上一点,帅的不行。
书包是绚丽的正红色,和她人一样,永远都是焦点。

还想看谁妹子汉子都行

【男神x你】变小观察报告 一

@玖尘_开学失踪 妹子请查收

八月一号
咳,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作为一名法师界未来的中流砥柱,和我的师兄东皇太一一起做了一项实验,这项实验中途出了一点点小故障,于是我的师兄他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现在身高二十厘米【不许质疑我趁他还在昏迷用尺子量的】体重不明【家里没有天平啊抱歉】有腹肌【我撩起他的小衣服看了】小尾巴还在【正不安分地上下动】
但是他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我很担心他醒过来会不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八月二号
师兄是在今天晚上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迷之尴尬的事。
我们伟大的导师老夫子对师兄的情况很是担心,很担心他醒不过来了,于是决定实行一些方法来唤醒他。比如说让大乔师姐用水泼他,但师姐表示她怕把东皇太一冲没了婉拒了这项提议,再比如说请庄周师弟来治愈,可是小蝴蝶飞呀飞,师兄依旧双目紧闭。
于是导师沉重地拍了拍我,“你现在是单身吧。”
……不就实验出个错难道我后半辈子都不许找对象了吧。
“如果你师兄在晚上九点钟之前没醒你就试试最后这个办法。”
我一脸绝望,“这个方法也没用怎么办?”
导师冷静地说,“那你去给他买块墓地吧。”然后他一脸冷漠地说出来那个方法,“如果他没醒你就亲他亲到他醒为止。”
卧槽……什么叫亲到他醒为止,导师你当做人工呼吸啊,还有,我们可是专业的学术流派,怎么能用这么不科学的方法,导师您是不是看多了睡美人,但是师兄他现在还是个拇指姑娘啊,这个法子能有用吗?
导师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把师兄留给了我。我绝望地把师兄带回了家。
是的我想你已经猜到了那个尴尬的事情是什么,我,我咳我从九点钟开始英勇地亲师兄,亲到了九点一十我听见极其微小的声音,我定神一看,看见了师兄缩小版的水汪汪的眼睛,因为刚刚睁开还很是茫然。
“你在做什么?”或许因为刚醒的缘故,他的声音很小还带一点点沙哑。
我呆了一刻脑子飞速转过无数语言,我该说什么。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我见到师兄用手挡着嘴咳了一声,很不自然的样子,他的脸开始泛红然后往脖子底下蔓延,遁入衣领里不见。有点失望。
并且他的尾巴开始以大频率上下左右地摆,缩小版的尾巴摆的飞快,我盯着它发了会儿呆,还是没控制住用手指碰了下它,手感,唔很好,凉凉的很光滑。
“咳。”师兄再一次咳出来,我立马站起来,“师兄师兄您渴了吧,我来给你倒杯水。”然后飞快地往餐厅走去。在倒水的时候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随便乱摸。
然后我端着倒了一杯水的杯子回到了房间,突然意识到一个好尴尬的问题,这个杯子和师兄现在身高差不多,他怎么喝啊。
师兄脸上红晕已略略消去,现在正站在我的床头柜上,只是他的尾巴还在动来动去。
我盯了水一会儿突然想到几个主意,比如说拿根吸管,我把师兄抱起来让他喝,再比如说去找个矿泉水瓶盖往里面装点水,让师兄喝。
师兄默许了我的提议,然而我用手指轻轻捏起他的时候,师兄脸红的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快滴血,尾巴舞的恨不得在空中画出一幅写意画。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师兄凑上去我就知道失算了,那个吸管口差不多是他半张脸那么大,果不其然他呛到了。咳的我都心疼了。
我去找来了矿泉水盖,装了点水,但又很悲伤,师兄可能还适应不了这个身体,一头栽进了盖子里,我连忙把他捞起来,他俊秀的小脸上全是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简直就是一缩小版的湿身美人。美人还可能渴了,粉粉的小舌尖在唇边舔了一两下,看的我又激动又心疼。
“师妹,要不……”师兄欲言又止,瞅我一眼,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把脸侧过去,不看我,声音一听就是强行保持平衡,“要不你用手指粘一点水,我……”他没了下文,我一瞅妈呀,那小尾巴真是画了好几幅潇洒恣意的画,我都差点跟不上它画画的速度。
我明白他的意思,去洗了个手,又用净化术净化了一下小拇指才敢粘了一点点水,小心翼翼的凑到他面前。他伸出那细嫩的小胳膊抱住了我的手指,低头很细致地……嗯舔了几下,我深吸一口气,他突然抬起头很满足的样子,“师妹,能不能再——”
他是病人他是病人是为科学献身的少年,我不可以东想西想对他的美色垂涎三尺。
我严肃地告诫了几下自己,露出微笑,“好。”就这样我们和睦地【煎熬地】喂完了水。
“师妹,我我想沐浴。”许是有点热了,他把小领子解开了一点点,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颈。我看的饱受折磨,忙不迭地应好。
家里的蓬蓬头太大,水龙头我又怕他被冲进下水道。找一了一会儿找到一个没用过的小瓷碗,不算特别深,装了热水,拆了一小袋沐浴露倚在碗边。我把师兄放在手心里带过去,正准备离开,他突然叫住我,“师妹我……我待会儿穿什么?”
这……真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然后他提出了第二个严肃的问题,“头发,怎么洗?”
“要不你用净化术?”
“我不会。”
卧槽师兄你真的好意思吗?
这真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总不能让他钻到水下憋一会儿气,把头发都弄湿吧。
我让师兄先洗,自己出去找点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妹以前来我这住留下的养sd娃娃的装备,衣服大小也挺合身的,还有小鞋子小头饰甚至还有化妆品真是一应俱全。但是……全是很华丽的料子看上去也很好的复古裙,我……我让师兄穿这个他会不会打我。
哦……他的尾巴会不会舞断掉。
我在把衣服拿回去的时候想到了我即将面临的又一严肃问题,我该怎么面对一个裸体的我一度贪恋过美色的师兄啊,还是刚出浴的那种。
啊啊啊啊。我瞎我瞎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闭着眼睛走了过去,把我能找到的最素的一条小裙子扔过去,一口气说“师兄你自己穿一下实在没有别的了你将就一下,穿好了说一声我帮你洗头。”
我等了十秒钟,听见师兄的声音,“这……我不会穿。”极为委屈。
我再次深呼吸,睁开眼睛就看见站在我面前的师兄,很苦恼的研究着那件小裙子,不要看他脸部一下不要看不要看。我催眠了自己一会儿,拿起衣服替他穿,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快穿好了的时候,许是我一放松碰到了拿,他整个人僵了起来,我往下一看,妈呀好巧不巧正好在他胸上……
粉红色的……
师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立马把裙子往上一拉。哭丧着脸,“师兄头发还是用净化术吧,我吃不消。”
我……我可不想流鼻血。
师兄歪着脸看我,“好。”
我赶紧跑出去,给他用我的衣服搭了个小床,又跑去接他,“睡吧。”

中考完的时候买了一本二战目击者就是敦刻尔克大撤退至今它都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啊,看哭了好多次。

蓝影志:

坐实“年度神作”的《敦刻尔克》,到底神在哪里?
全文阅读

百里当守约(上)

我的夫君姓百里名守约,人啊惯是清清淡淡的,说话做事也是极温柔的,笑起来很好看,有如雪中白梅开,暗香浮动月黄昏。我最初在长城上见着了他,便是被这笑晃了神去。后来我便嫁了他,嫁他之前,我娘叮嘱我,说百里守约这人啊,对什么事都是淡淡的,好似在心上又好似不在,我若嫁了他,可千万不要动心,若是动了心,以后他喜欢上别物可就有我好受。
我明白她的意思,父母恩爱,可我仍有一庶弟。
只是百里守约,他这样好,怎能不动心?他会文会武,不似京中子弟那般娇气,也没有那么多不良癖好,我爹在嫁我前打听到别说青楼,连戏楼他都没去过几次,房里亦是干净,连个通房都没有。对我也极好,记得我喜莲,可边塞哪来的莲花?他便描了幅幅青莲悬于廊前屋后,我行至何处都能看到。我曾夸过他着青衫好看,他便裁了青绸请人为我裁衣,我还记得他那时拿着卷书坐在院子里,半眯了眼含笑唤着我的小名,要我随他穿。君子远庖厨,他甚至还在我生辰那日为我做过几道菜。就连行房事他都是极顾忌着我。
现在想想,我那时以为我懂了我娘的意思,实是自负了些。百里守约那样的人啊,对一个人好便是好到了极致,你得到了就万万不会想松开。
所以啊,在看到了撞见了那个场景时,我会痛的不得了。
百里守约戍守长城,自是辛苦。一月中我能见到他的次数也不多,有时甚至几月不归家。那次我实在忍不住派人去了信,学着古人,借着花开,盼良人归。他回的信就像他人一样,清清淡淡,说是过两日即归,有事要与我商量。
现想想,那时就隐约有预兆了,那是我第一次给他写信,他什么都没有表示,只是平淡的写着何日归有事议。
塞外不比京中,风气没那般严。百里守约约定回来的那天我唤了丫头为我戴了帷帽,又打扮的寻常,再带了几个人去了他归来的必经之路上的茶楼上等着。
他回来并不能直接归家,还要去一趟衙门,处理一些事情了,才能归来。我实在念他念得紧了,便想多看他几眼。
可我没想到,会看到那样的情景。
我的夫君牵着一个孩童,那孩童约莫七八岁,粉雕玉琢,与夫君分外相像。夫君牵着他,走的不快,极其高兴的样子。
夫君今年二十有二,七八年有孩子,倒也正常。只是这孩子是谁的,他的外室所生?现在大了要接回来,记在主母名下?我想着他的有事议,一时觉得脑胀的厉害。
丫头在旁边轻轻地唤着,“夫人。”我摆摆手,示意她无事,我们回去吧。
回了厢房,我望着窗外的青莲画出神,我那时从京中来塞,见着了百里守约只觉得他比京中子弟更出彩。虽是武将之后,却进退有度,风姿卓然。便常借着请教问题的名义去找他,其实一个女孩子家家,生长拘于闺中,对兵法哪会有什么见解,不过是想借机多与他说几句话,多看他两眼。他也总是态度极好的回答我,若有时我问的问题好了,他还会夸上一二。我那会儿还小,离及笄还有一两年,我们家与百里家有旧,父亲已乞骸骨,便想着四处转转,他又一向不喜纸上谈兵便去了边塞,又能顺带替百里世伯看看孩子。我自幼娇惯,央着父亲带我一道来了。
父亲只打算在塞外待上半年,临要走了,我怀揣了一个自己琢磨了很久的一块玉去找百里守约,那时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给他刻了他的名字。但终究不合礼数,所以一直都是私下里偷偷刻。
百里守约依旧是那样淡淡的笑,我不敢多看他,把玉塞进了他手中便打算离开。刚转了身,他就在后面轻声唤我的名字,声音很柔和,“今年十四了,明年你及笄,我去你家提亲可好?”
我一下子转回去,望着他。他穿了月白的衫子,腰间佩了一支玉笛,他将玉笛解下来,递给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我也不知怎的,突然很想哭,他皱了皱眉,低声哄着我,“别哭啊,小丫头。”
那时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可是,现在呢,为什么会这样呢?